• 红军无线电通信的建立

    来源:解放军报作者:夏邦鑫责任编辑:乌铭琪2022-05-29 09:19

    红军无线电通信的建立

    ■夏邦鑫

    红军第一部无线电侦察电台诞生地——江西省宁都县小布镇龚氏家庙。资料图片

    在位于江西省赣州市宁都县的中央苏区反“围剿”战争纪念馆里,陈列着一部军用电台。透过这部“听风者的武器”,我们可以追溯红军是何时拥有第一部电台,以及红军无线电队的建立与发展历程。

    红军创建初期,既没有电台器材,也没有电讯技术人员,打起仗来,只能靠通信兵传递命令。直到中央苏区第一次反“围剿”战争,国民党军“送来”了一部半电台,红军才有了自己的无线电装备。1930年10月,蒋介石调集10万大军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一次“围剿”。12月30日,毛泽东、朱德指挥红军在龙冈歼灭国民党军第18师师部和两个旅共9000余人,活捉前线总指挥兼师长张辉瓒,缴获各种武器9000余件、子弹100万余发、15瓦电台1部,取得了反“围剿”首战大捷。然而,这部电台却被红军战士砸成了“半部”。

    最先攻入第18师师部的,是黄公略率领的红三军。这是一支刚由在赣西南坚持斗争的红六军改称的队伍,对缴获的许多装备,战士们从没见过。在缴获的装备中,有两个“酒坛子”和一块“铁疙瘩”引起大家的关注——这其实是一部完整电台的蓄电池和汽油发电机。出于对敌人的仇恨,战士们将其破坏掉了。

    这时,旁边一个木匣子发出“嘀嘀嘀”的声音,有人提议将它送到军部去。当木匣子被送到红一方面军参谋部时,参谋处长郭化若一眼就认出,这是一部电台的收报机。随这部电台被红军俘获的,还有16名国民党军第18师的无线电机务人员。他们被俘后吓得面色发白、双腿打颤。郭化若挨个跟他们谈话,讲红军优待俘虏的政策。随后,郭化若又去找朱德汇报情况。朱德听说只剩下了收报机,叹了口气:“半部也好,可以用来听敌台的情报嘛!”郭化若又请示,对这些技术人员,要给些特殊待遇,争取把他们留下来。朱德当即同意,并专程到龙冈祠堂宣讲政策。朱德对他们说:你们先把工作搞起来。不要看红军现在没有电台,将来敌人会给我们“送来”。没有人我们可以训练,也还会有人陆续从白军中来。革命事业就是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。

    这些国民党军的无线电机务人员听完后,沉默许久。这时,一个身材瘦高的人率先举手。他叫吴人鉴(后改名王诤),中尉报务员,1928年考入南京军事交通技术学校(后改称中央军事政治学校交通大队,又称黄埔军校第六期)。紧接着,一个穿着学生服的小伙子也举了手,他叫刘达端,是国民党军通信分队的练习生。之后,又有7人陆续举手,表示愿意留下来加入红军。会后,朱德还送给他们“麻雀牌”香烟,表示鼓励。

    随后红军乘胜追击,在宁都东韶击溃了国民党军谭道源第50师。这次,毛泽东、朱德专门通令各部队:胜利后须注意收缴敌无线电机,且不准破坏,并须收集整部机器及报务员。战斗结束后,红军又缴获了一部15瓦电台,并完整保留了下来。

    但是这次国民党军队的电台人员全都跑了。朱德非常焦虑,直到黄昏还在打听无线电台人员的下落。警卫员忽然想起有个无线电技术人员在俘虏营里。朱德兴奋地说:“快去请他来谈一谈。”半小时后,警卫员回来报告:“这个人叫谭道清,是国民党军第50师师长谭道源的同族兄弟,害怕受到牵连,早早就领路费走了。”朱德望着皎洁的明月说:“昔有萧何月下追韩信。今天正好是农历十一月十五,我们要建立无线电台,也要月下去追人才呀!”说完,立即骑马去追。追到一个哨口时,哨兵报告说:“那人已离开1个多小时了,要追上有困难。”朱德下定决心,终于在江边追上谭道清,此时已是深夜。谭道清得知红军总司令亲自赶来请他回去,非常感动,一再向朱德表示敬意,跟着朱德回了红军。

    1931年1月4日,毛泽东、朱德率领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和总司令部人员返回宁都小布镇。途中,他们接见了第一次反“围剿”中被解放过来的原国民党军队的无线电台人员,欢迎他们参加红军,为建立红军电台而努力工作。6日,红军总部利用之前缴获的“一部半”电台,在小布镇龚氏家庙架设了第一部无线电侦察电台,成功侦听到了国民党中央社的电讯。郭化若把这些电讯拿给毛泽东,毛泽东大喜:“这不就是没有纸的报纸吗?”

    随后,红军在小布镇陈家土楼建立了第一支无线电队。王诤任队长,冯文彬任政治委员,谭道清任机械师,为连级建制单位,享受营级单位待遇,编有监护排、运输排、炊事班等,共100多人,直属红一方面军总部。无线电队的建立,为开展无线电侦察,准确掌握敌军动向提供了条件,对以后多次反“围剿”作战胜利作出贡献。

    1月28日,毛泽东、朱德发布红一方面军关于抽调青年学无线电的命令,指出“要看清无线电的工作比任何局部的技术工作都更重要些”。2月10日,红一方面军第一期无线电队训练班在小布镇开学,毛泽东亲自参加开学典礼,在讲话中要求学员学好本领,为战胜敌人服务。第一期训练班12人,都是红军中优秀指导员、青年科长或青年干事。此后,利用反“围剿”作战间隙,训练班又先后办了两期。无线电训练班的开办,为红军培养了最初的无线电技术人员。

    1932年1月,中革军委决定,以红一方面军无线电训练班为基础,在瑞金成立无线电学校。无线电学校初创时,学员们的学习和生活条件极为艰苦,特别是练习收发报用的电键和纸张笔墨十分缺乏。为此,学校请铁匠打造了一批土电键替代,但仍不够用。这种情况下,学员们更多的是将自己的左手拇指当电键练习。抄报用纸都是两面写满后用橡皮擦掉再写,铅笔用到短得捏不住时,绑上竹片夹着再使用。尽管如此,学员们仍然以高昂的学习热情,克服了文化水平低、条件差等困难,通过半年学习便都掌握了基本的收发报技术。

    1931年4月,蒋介石以20万军队对中央根据地发动第二次“围剿”。关键时刻,红军电台侦听到驻富田的国民党军第28师的100瓦电台的明码通讯:“我们现驻富田,明晨出发。”敌驻吉安部队的电台问“到哪里去”,师部电台答“东固”。这一至关重要信息使毛泽东、朱德最终下定决心。接着,红军总部下达命令,“零时起床,一点吃饭完毕,一点半集合、出发,务于拂晓前占领东固岭一带有利地形,待机歼敌。”这一仗,红军歼灭了国民党军第28师和第47师一个旅大部,取得了第二次反“围剿”首战胜利,缴获了一台完整的100瓦大电台和一份密码本,同时俘获了全部无线电技术人员,给以后的连续作战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。红军此后自赣江之滨一直打到闽西北山区,横扫700余里,连续打了5个胜仗,歼敌3万余人,缴获各种武器2万余件和大量军用物资,打破了国民党军队的第二次“围剿”。此时,红一方面军总部的无线电队扩编为无线电大队。

    在第二次“围剿”失败后不到1个月,蒋介石亲任“围剿”军总司令,任命何应钦为前线总司令,调集23个师3个旅,共30万兵力,发动了第三次“围剿”。6月30日,王诤截获蒋介石发给何应钦的电报,使红军提前得知国民党军的行动。红一方面军主力从闽西地区千里回师,返回兴国高兴圩,准备主动出击富田之敌。但国民党军突然往富田增加了两个主力精锐师,形势对红军极为不利。这时,红军无线电台再次截获国民党军电报,得知敌军“分进合击”的战术企图和各路部队的部署及进攻路线。毛泽东、朱德即刻命令红军原路撤回,重新制定攻击计划,终于在莲塘、良村歼灭敌4个团。战斗结束后,毛泽东给这封重要情报的破获者曹丹辉奖励了3块大洋。

    为了统一和加强对无线电部队的领导,第三次反“围剿”胜利后,红一方面军的电台增至10多部,无线电大队扩编为总队,下辖4个分队,并成立了纠察台,负责纠察各电台可能出现的违纪现象。红一方面军的无线电通信初具规模。贺龙曾说:“我宁愿损失一个团,也不愿损失一部电台。”刘伯承也曾说:“没有通信联络,就谈不上军队指挥。”周恩来则形象地比喻:“中央委员加电台,等于党中央。”毛泽东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我主要靠文武两条线指挥革命斗争,武的一条是通过电台指挥打仗。”

    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
    分享到


    好紧好湿好爽视频免费观看